E8中文網 > 心里有個兵工廠 > 四十七章 軍馬車隊

                  四十七章 軍馬車隊


                    孝義縣的民眾可算看到了一出西洋景,八輛馬車,每一輛后面都拖著幾輛大輪車,上面都裝著棉衣棉褲等物資,還有的則裝著一些糧食和草料,而車上則坐著一個個布商和黑市的幾個人物,原因簡單,人家只給了一半錢,其他的要送到平遙才給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卻不怕他們跑了,一大幫人各有牽制,誰要是跑了,別人肯定死纏著不放,而且這幫人都不是一伙的,不可能在這幾十里路之內就能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馬車行老板,他只收了兩輛車的定錢,但他不怕,車上有貨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布店老板想走?行,先把所有馬車買下,就算他們買回去,賣槍的還在呢,人家才收了兩成定金,想拋開我們?行,晉造六五步槍了解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卻提前出發,來到平遙城門口,給站崗的哨兵遞上句話:“找你們王師長,有大生意要談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誰知哨兵根本不鳥他:“你誰啊?一個瓜娃子,談啥子大生意?我看你想吃拳拳哦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料一個騎馬的軍官正好出城,看到這一幕就問了一句:“小家伙,你是哪家大戶派來的啊?有什么生意可以跟我先說一說,放心,我們川軍不會欺負老百姓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有三十輛馬車的棉衣糧食,想跟你們王師長交換些物資,放心,不要你們的軍械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哦,小娃娃口氣不小,三十輛,在哪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要是不信,派騎兵去西邊看看就知道了,正在來的路上,一看就知道真假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青年軍官哈哈大笑:“那行,我正好有軍務要到孝義去,就順便看看你說的究竟是真是假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一隊騎兵呼嘯而過,踏出一大股塵土,路邊百姓手捂口鼻,敢怒而不敢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本來這個青年軍官以為這小家伙在開玩笑,誰知走沒多遠,還真看到一大溜長長的車隊向東駛來,青年軍官連忙止住隊伍,仔細看了片刻,大聲道:“回頭,全隊回城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副官不解道:“營長,我們不是去跟那個程縣長要物資的嗎?怎么回頭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呸,那個姓程的是個老狐貍,要了多少回了,才給了幾袋糧食,倒這剛才那個小家伙說的還真挺象回事,先回去,是不是真的進城一問就知道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被年輕營長客氣地請到了會客廳,這里看來也是一家逃走大戶的院子,勤務兵奉上香茗后,一個爽朗的聲音就從后廳傳來:“這位就是趙小義士吧,我是王名張,歡迎小趙義士前來慰問我軍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淡淡地笑了笑,并沒有點明自己的身份,而是起身說道:“趙虎只是一介商人,在商言商而已,希望王師長不要見怪我小人心思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哪里哪里,不知小趙掌柜看上我軍哪項東西值錢了?我可說明了啊,軍械我軍自己還不夠用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,王師長是捧著金飯碗……哦,恕在下失言,我聽說縣城里有好多小型機械廠被王師長接管了,還有王師長你的隊伍好象更適合打山地戰,所以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什么?你是說,我那一百多匹戰馬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對,你看人都吃不飽了,而養戰馬的費用更大,王師長是不是忍痛割愛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那一百多匹戰馬可不止三十輛物資的錢,更別說還有十幾臺機械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機械您花一文錢了嗎?還有貴軍來去可都是座火車,要戰馬也沒什么大用,何況現在這個行情你也有數是不,再說,還有一百多支步槍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?一百多支槍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我這也是為王師長考慮的,聽說貴軍可是繳獲了不少日軍子彈,而沒槍發射,小趙這是給你雪中送炭來了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明張雙眼瞇了起來:“你是跟他們做生意的吧?”說完兩指比了個八字模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笑了:“在商言商而已,王師長,可別忘了,您的兵還有好多人穿著單衣草鞋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師長深深嘆了口氣道:“不管怎么說,小趙掌柜,其實你也算幫了我一把大忙,這筆生意哪怕吃虧我也做了,以后要是有用得著一二二師的地方,盡管傳話給我,能幫的我盡量幫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黑市商人和糧商布商等人交割完畢,都高高興興的回去了,趙虎除了在城里又買了些物資,還買了十幾壇酒裝在馬車上帶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出得平遙城,胖掌柜老潭驚呆了,這可是一百多匹好馬啊,雖然瘦點,但好好養養,都是能賣大價錢的,再看車上裝載的一車車機械和油料等工業用品,不由對小趙掌柜的刮目相看起來,別看這個家伙年紀不大,做起生意來,簡直是個老狐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榆社時,趙虎又在街上大買特買,不但有糧食,馬料,還有大量食鹽及各種紙張、筆墨、五金工具等日用品,連縣城的藥房都被他包了,真不知他的黑皮包里藏了多少銀兩,還都是一錠一錠的老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車隊才出榆社,就有人過來接應,來人竟然是倪司令,老遠就大笑道:“哈哈,小趙啊,要不是小馬報信,我還真不知你來回來得這么快呢,咦,你這是打劫了哪家鬼子銀行了?怎么搞這么大陣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一邊老潭都嚇得說不出話來了,完了,都說八路軍窮,不會是血本無歸了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只聽趙虎道:“倪司令,你先等一下,我跟人家潭掌柜把賬結一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老潭聞言連連點頭,又聽趙虎道:“包里沒錢了,老潭,讓一下,我得開個壇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老潭跳下馬車,只見趙虎拍開他一直倚著的酒壇,拍開泥封,從里面掏出幾錠大銀拋給老潭道:“夠了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老潭用長袍兜住銀子,嘴里卻哆嗦著:“不,不是,你是,我是說,我每天靠著睡覺的這些壇子里面裝的都是銀子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全是,但我還得感謝你天天替我看貨呢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天哪,你在玩我吧?我天天靠著一馬車的銀子睡大覺?還替你看貨?”老潭覺得他的人生觀有點顛覆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趙虎笑道:“怎么的?你還想全拿去啊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,不是,我是說,我每天看這么多銀子,你至少得給我點精神上的補償吧?不然我回去會睡不著覺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是個老摳,我看你天天倚著壇子睡得老香了。這有把槍成色還算可以,你拿去防身吧,別再纏著我了。”說完,從包中掏出一支膛線已快磨平的老式左輪,這槍現在都沒人玩了,子彈也只有十來發,還不如送個人情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趙潭期期哀哀的離開了,路上他的伙計還在不停打趣著:“掌柜的,每天靠著大元寶睡覺究竟是什么滋味啊?跟我們講講唄,有沒有做到發大財的好夢啊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滾,我這幾天天天在發大財,你們是一輩子都不想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幫人剛走,倪司令就一一拍開小酒壇:“銀子,銀子,還是銀子,小趙,你老實招來,是不是真的打劫鬼子銀行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嘿,我說倪司令,我說真話你又不信,真是一個做漢奸的老地主家院子里挖出來的,不信那里還有一大堆肉呢,也是從他家廚房拿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老倪翻著翻著就更起疑了:“生肉我看也罷了,人家都逃跑了,你還有心思把肉煮熟?還有,這幾支槍上的血跡哪來的?你是不是又去殺鬼子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就幾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究竟幾個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十幾個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說實數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有幾十個吧,沒細數,炸的時候老早跑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Ps:書友們,我是車間主任老歌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                  K5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