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8中文網 > 重生家中寶 > 第七百零九章 別人家的事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百零九章 別人家的事
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讓田嘉志感嘆就一句話:“老丈人果然都是了不起的。你看看咱們四哥,還沒成親呢,就開始討好老丈人了,這房子買的,距離親家大爺家里才幾步路呀。說不是為了四嫂照顧老人方便我都不信。所以我在你大爺那邊受幾個白眼根本就不算什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失笑,這還找到安慰了:“所以你這是按照距離算得失的是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確實有這么點意思。距離遠還這么折騰呢,這要是距離近,他還有好日子過嗎,好不容易回家兩天還得過去老丈人家看臉色呢。不過這話能說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哥這種同老丈人家,住這么近的,就是勇往直前的。當然了人家四哥的老丈人那是真好,真和氣。好事都讓四哥趕上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嘉志:“我這不是就想著跟四哥好好學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心說就你這小心眼,要是我爸真的在這,估計早就讓你給哄的找不到北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自家爸媽就盼著自己嫁出去呢,知道姑爺這樣,估計得供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算了這事還是別讓田嘉志知道了,省的這小子飄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:“四哥想的挺好的,不遠不近的大家相處著都自在,再說了四嫂這邊就這么一個閨女,以后不得四哥多費點心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嘉志:“誰說不是呢,四哥這么一個舉動,換成我是親家大爺,肯定把他當親兒子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心說現在也是當親兒子看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親的前一天,田達帶著彭越也過來這邊小院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在小院四周看了看,不錯,雖然不如田野家的院子大,不過人家這邊地勢繁華,距離醫院,學校都近的很。還有門臉,對小兩口來說那是一項長期的收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挺滿意的,也不愿意自家兄弟跟著后媽混日子,干嘛看人家臉色過日子呀。也省的回頭埋汰兄弟兄弟媳婦一身的不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痛快的掏出來一摞鈔票,雖然都是十塊的,可田野目測絕對兩千以上,這個年頭對誰來說這都是一筆大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豐:“干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:“拿著,我給的,也是媽給的,更是替大哥給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啥,不說眼圈都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彭越這個當嫂子的大氣:“給高敏置辦點東西,讓高敏自己隨心了買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咋舌這可真是長嫂的做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想朱小三成親的話,她肯定不能這么大方,給朱小三那個兩面三刀的糟心玩意錢她舍不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話說田嘉志怕是舍得。那可是個鐵桿小走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:“看什么看,你跟田蜜可不能跟你四哥比,一人就一千,還得等我在攢一段時間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的這個可憐勁兒的。彭越都氣樂了,還不是看妹夫不順眼不想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嘉志半點都不給田達這個大舅哥面子:“三哥不用費心,準備小姨子的就行了,不然我們不是還得給您補上結婚的份子錢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:“我們哥幾個的事有你什么事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:“本來就是這么回事,我沒結婚隨便你給,既然已經結婚了,那就算是過去的事情了,難道我還要給你補送份子不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彭越搖頭,又被人家兩口子合伙擠兌了,不長記性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聽田嘉志在邊上補刀:“三哥你這錢留著,等我們抱兒子的時候你留著給外甥也一樣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彭越都忍不住要捶田嘉志兩拳,你怎么那么欠呢,你怎么就非得跟大舅哥過不去呢,才看你順眼沒兩天,你就要抱外甥,那不是找不自在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:“那你可得多等等,我這錢還不定攢到什么時候呢。”看吧又要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彭越揉揉腦袋:“八字不合,肯定是八字不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不搭理田嘉志了,叮囑兄弟:“成家了好好過日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豐:“不用惦記我,跟我嫂子好好過吧。家里有我呢。”你說人家這哥兩多和氣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就想了,田家這邊可能她不太待見,不過人家田家這兄弟姐妹的教養那真是沒說的。比朱家強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嘉志看著人家兄弟這樣也在想,朱老大那是不指著了,別說看到,想到田嘉志就覺得噎嗓子,堵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小三,小四還小呢。可不能在跟朱老大是的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達兩口子,田野兩口子,加上田豐,哥五個回家的時候,孫怡在客廳里面都轉磨了,明天就成親了,家里還沒點安排呢,這叫什么事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田達田豐一塊回來的,孫怡臉色就難看了,明顯沒把他這個繼母看在眼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大業都開口了:“像什么話,該請的客人都請了嗎。雖說是按照你們的喜好來,可也不能太簡單了,到時候怕是委屈了高敏那孩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豐:“爸放心吧,這二年都不容易,我這先緩緩,等田蜜結婚的時候,咱們家在好好地熱鬧熱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怡是愛聽這話的,可田蜜才多大呀,到時候老田怕是都退下來了,還剩下什么人情,就該趁著現在把人情給走動起來才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怡:“看你說的,你們幾個對我爸來說都是一樣的,你的親事也該熱鬧熱鬧,要我說雖然倉促了點,現在去拜訪請客也不晚,也算是給人高家臉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豐:“那就不必了,我媳婦的臉面可不是別人給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怡又一次的被噎了:“我這也是為了你們好,人情往來,人情往來,你這樣回頭人問起來可怎么說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豐:“全國人民都號召簡樸,怎么就沒法說了。人情往來更是不必,這些年家里好過也難過,那些在家里難的時候還能往來的,走不走動都一樣,看重的從來不是形勢。至于那些踩低爬高的,我看也用不著走動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關于這個問題,孫怡那是提起來一次,氣餒一次,誰讓他們家那么多的親戚,那些年勉強還能保持往來的只有躲都躲不開的兄長一脈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大業說道這個問題也是感慨頗深:“都不容易,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。你們該放開胸懷才對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怡:“對呀,你爸說的多好呀。總歸還得看以后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田野跟田嘉志在那邊穩穩的坐著看電視,這邊的事情根本就不攙和,人家的事,她們攙和不上,要是知道今天過來還要扯這些閑話,他們兩口子就明天在過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最快更新,無彈窗閱讀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Ps:書友們,我是程嘉喜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                  K5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