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8中文網 > 速效救星 > 第二百九十四章:伊索寓言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百九十四章:伊索寓言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在一生中要面臨許多個分岔路口,有時候做出選擇實在太難,再睿智的人也難免游移不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杰洛姆·大衛·塞林格(jerome·david·salinger)在《麥田里的守望者》寫過,“一個不成熟男人的標志,是他愿意為一份事業轟轟烈烈地死去,而一個成熟的男人,則愿意為這份事業卑微謙恭地活著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提里奧·弗丁就是個成熟的男人,為了堅守心中的正義他選擇褪去了一身力量,卑微而平凡地活著,直到圣光的召喚讓他再次回到宿命的戰場。雖然搶走了灰燼使者,分解了霜之哀傷,黑掉了坐騎無敵,還把頭盔強插給親友團大公爵伯瓦爾·弗塔根……但這些微小的瑕疵并不能影響老佛爺是個偉大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偉大的圣騎士,都曾因對愛與家庭的忽視而悔恨,梁葆光這樣的凡人又怎么能不苦惱。熱血上涌的時候,他也想過像張伯倫·沃特森那樣干脆去當個無國界醫生,將醫術奉獻給最需要的人,然而他的骨子里終究只是個凡俗之人,放不下滾滾紅塵里的事與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oppa,出什么事情了嗎,怎么愁眉不展的?”krystal覺得身邊的人不在也就醒了,循著燈光找到客廳果然見到梁葆光已經起床,正坐在沙發上發著呆。昨天還見他心情不錯來著,現在卻叼著支煙吞云吐霧,明顯有心事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凌晨四點的洛杉磯是什么樣子不得兒子,但凌晨四點的紐約并沒有什么特別,窗戶外面還是一片昏暗。這個季節的這個點,氣溫是非常低的,還好大樓里已經開放了暖氣供應,才不至于讓人感到不適。梁葆光沖krystal招招手,示意她來身邊坐下,“我有事需要回一趟藍鯨,今天下午就走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要回藍鯨,不是回首爾嗎?”krystal聽出了梁葆光的話外之意,這是不準備帶她一起走了,不然不會特意跟她如此交代。原本她已經打定主意回去好好秀一下恩愛,讓那些無端猜測的媒體和別有用心的女人們知道,她們的感情好得很,可現在看來計劃是趕不上變化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奶奶打電話過來說是生病了,要我回去看看,再給她做個診斷。”梁葆光猶豫了一下才掐滅手里只抽到一半的香煙,jessica總跟他說不要再抽煙,對皮膚不好什么的講了一大堆理論,還挺有說服力的,為了未婚妻的皮膚狀態和將來可能誕生的孩子,現在抽煙的時候他都會盡量會避開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趕緊回去唄,是不是她病得很嚴重,才讓你陰郁成這樣?”krystal抬手撫了一下梁葆光的額頭,試圖將他蹙起的眉頭展平,她最見不得這人不開心的模樣,“我自己坐飛機回首爾就行,不用擔心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電話里沒有具體說。”梁葆光搖搖頭,老太太這招不是第一次用了,每回有她不順心的事情就來一哭二鬧三上吊,裝瘋裝傻裝病號。若是不回去萬一真的病重怕是要抱憾終身,畢竟這是自家的親奶奶不是鄰居家的小孩,《狼來了》的寓言并不合用,可一裝病就回去,只會助長她的氣焰,讓她一次次變本加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問題的關鍵其實還在krystal身上,老太太肯定對他們兩人訂婚覺得不滿意了,才會搞這么檔子事出來,不然早不說生病晚不說生病,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候喊他回去。當初就是怕老人家鬧騰,他才同意把訂婚典禮放在首爾做,還特意沒讓兩位老人家過來,可惜有些事情不是他躲著就能永遠不去面對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收拾了一下東西,去醫院跟張伯倫·沃特森道過別之后梁葆光就上了飛機,說好請客的這頓飯他只有等下次再吃。感情這東西不因時間的流駛而變淡,也不因空間的分離而更改,即便幾年才能見得上一次面,他們倆依然是最好的朋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葆光在北極的上空氣得頭疼,而軍總的病房里梁德嫻則是氣得連肝兒都疼了,老太太那張嘴擱誰都受不了,要不是自己的親老娘她才不遭這個罪,“媽媽,我今兒可是請假過來看你的,送點營養餐還嫌好識歹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松茸是什么好東西啊你就買給我吃,這玩意兒是益智抗癌的,你是希望我老年癡呆還是干脆得個癌癥早點歸西?我就知道你們一個個不盼我點好,都嫌我老太婆煩人了是吧?”閔欣涵把女兒送來的老母雞湯和黃油煎松茸放在一邊,連一筷子都沒嘗,嘴里絮絮叨叨反正沒句好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德嫻被說得眼淚都快下來了,她在兩個大院里也是出了名的潑辣,卻架不住這老太太是她親媽,連頂句嘴都不行,“做人要講良心的,哥哥嫂子不再國內都是我照顧著你們老兩口,非逼得我也不管了才開心是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還敢提那兩個混賬,葆光訂婚這么大的事情居然放在首爾做了,你家公公不就是在馬山那兒給炸斷了手的。”賀家的老頭當年在志愿軍38軍做團長,斷了手都沒肯回來一直堅持到最后,閔欣涵說得輕佻實際上卻是非常佩服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訂婚儀式放在首爾做,婚禮就在咱們這兒操辦了,再說老一輩的事情跟葆光他們又沒關系。”要是在乎老一輩的恩恩怨怨,那大家都關起門來好了,梁德嫻從不覺得侄兒娶個半島女人會有什么不妥,“都是具有國際視野的新時代青年,將來都變成地球村了,一個村里的男男女女湊一對有何不合適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國際視野,新時代青年的,這就是你打扮得跟意大利窯姐兒一樣的理由?”閔欣涵早看閨女的打扮不順眼了,都要立冬了好穿得飄飄忽忽的,“不是肩膀漏一塊就是腰上漏一塊,簡直不成體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媽,有這么說自己女兒的嗎!”梁德嫻真想掉頭就走,再多呆一會兒這老太太非把她氣瘋了不可,可是醫生還沒有過來說明情況,若現在走了就不知道老太太的身體到底是什么問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Ps:書友們,我是沐還刃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                  K5国际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