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8中文网 > 牧神记 > 第一六三六章 孤悬世外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六三六章 孤悬世外

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梦想不能当饭吃,也不能活命!梦想只会是?#20384;郟?#35753;你失去而今的地位,让你在现实面前头破血流,让更多的人族为了虚无缥缈的梦想送命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越走越快,向昊天帝等人追去,心中默默道:“梦想太贵了,需要用命去拼,梦想又一钱不值,谁都可以宣称自己有梦想,但未必所有人都有命享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跟上昊天帝,昊天帝正在?#20102;跡?#19981;知在想些什么,突然道:“孟天师,你主掌天庭经济,觉得天?#19968;?#33021;坚持多久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思索片刻,道:“倘若从其他诸天吸血,还可以坚持十年,若是天庭增发天币,从各大诸天购买矿藏,还可以坚持二十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?#35835;?#19968;声,来了兴致,道:“二十年?#21487;?#22825;师,你觉得天庭增发天币,能坚持二十年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出列,躬身道:“?#23478;?#20026;,增发天币是饮鸩止渴,会让天币崩溃得更快。而今诸天万界的天币,一部分集中在天庭、延康两地,其他天?#20197;?#26159;集中在诸天万界的豪强世家手中,诸天万界的民众手中是没有多少钱的。增发天币,?#31456;?#35832;天万界的矿山矿藏,只会让增发的天币落入豪强世家手中,让富者愈富,推高物价。贫者愈贫,便会造反。这样做,只会加速天币崩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瞥了孟云归一眼,道:“商天师说的有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淡淡道:“商天师只是凭?#26412;?#34892;事,并未经过详细的运算。?#21152;?#26415;数为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元气化作术数符文,将诸天万界的贸易往来数据显现出来,无数复杂算式方程一并排出,无数术数演算演换,精密无比,堪称惊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臣主掌天庭铸币,对诸天万界的货殖了如指掌,这些货殖数字,?#23478;?#32463;精确到模糊数位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不紧不慢道:“增发天币到了一定程度,才会推高物价民不聊生,但只要控制妥当,便可以避免这一?#23567;?#21478;一面,天庭掌握铸币权,可以用增发的天币购买延康的督造厂,打压延康,兵不血刃便可以买下延康的一?#23567;!?br />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转头看向商平隐,露出挑战之色,道:“商天师,你的术数只是传统术数,论造诣,并不比我高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打量他的元气术数算式方程,一一检查,向昊天帝道:“孟天师的运算,并无错误,是微臣多虑了。不过孟天师说他的术数造诣超过我,我心里是不服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哈哈笑道:“两?#27426;?#26159;朕麾下算力最强的天师,无需为谁第一而争个不停!只是这二十年,让朕?#34892;?#24528;忑,觉得应该再打一个折扣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躬身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道:“增发天币是一方面,吞并延康是另一方面。只要吞掉延康,诸天万界一统,天币便再无崩溃之忧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摇头道:“商天师此言差矣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尽管脾气很好,但被他顶撞了两?#25105;?#19981;禁来气,淡淡道:“孟天师有?#26410;?#25945;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道:“?#20160;?#21830;天师说增发天币只会落入豪强世家手中,就算陛下得到了延康,让天币流通无阻,但是天?#19968;?#26159;只会落入豪强世家手中,诸天万界的民众该反的还是会反,与得不得到延康无关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挑了挑?#27982;?#20284;笑?#20999;?#36947;:“孟天师以为,该如何才能避免这一局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道:“?#23478;?#20026;陛下治世最大的敌人,并非是延康,也不是牧天尊、凌天尊等人,而是积累了无数财富的豪强。诸天万界中,无数豪强世家,把持权势,把持财富。经过百万年,诸天万界的财?#27426;技?#20013;在他们手中,以至于出现而今的局面。他们手中的天币越来越多,而诸天万界流通的天币越来越少,日积月累,民怨盈涂,才有诸天万界之?#25671;?#24310;康崛起,只不过是将这场动乱提前几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哼了一声:“孟天师说了这么多,只是说原因,未曾说解决办法。我很想听一听孟天师的解决之道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迟疑一下,没有说下去,道:“臣担心因言获罪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哈哈大笑:“朕不是昏君,你尽管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躬身道:“豪强世家手中财富太多,无论增发多少天币最终都会落入他们手中,唯一解决途径便是废除豪强世家。而废除豪强世家的最佳途径,便是人尽其才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冷冷道:“孟天师,你太放肆了!废除豪强世家,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变法了?陛下,孟云归肯定是延康的奸细,请陛下立刻下令,将此獠押上斩神台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他文武官员?#36861;?#36947;:“孟天师是人族,图谋不轨,妖言惑众,包藏祸心,陛下,请发落此人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摆?#20013;?#36947;:“好了好了,你们别攻击孟天师了。孟天师,你这话太直接了,与从前的你?#34892;?#19981;符啊。朕的天庭,上至文武百官,下至天庭中的商贾走卒,都是你口中的豪强世家。即便你,也是豪强。你这一句话,便将天庭?#20185;?#19979;下都得罪了一遍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似笑?#20999;?#36947;:“朕,也是出身豪强世家,你这是要革天庭的命啊。此言不妥,朕不怪罪你,只罚俸半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目光黯淡下来,躬身道:“微臣领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下旨,道:“这些日子,便依商天师之言,一边吞并延康,一边增发天币。孟天师,这件事你便不用烦?#29287;耍?#20132;给商天师去办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黯然道:“臣遵旨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武官员齐齐赞道:“陛下圣明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回到后宫,问道:“牧天尊回来了吗?朕还等他?#30563;?#31614;约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近卫回道:“牧天尊还未过来。延康的使者也在前几日走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道:“他?#19988;?#32463;无关紧要,关键的是牧天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两日,昊天帝又问道:“牧天尊回来了吗?朕还在等他回来签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近卫回答道:“陛下,牧天尊不在天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皱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过五六日,昊天帝问道:“牧天尊还没有回来吗?他再不来,朕便要下令,让虚天尊灭掉延康一半人口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近卫回答道:“牧天尊到了祖庭,命人前来报讯,说再过十日便到天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怒道:“拖?#20384;?#25289;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日后,秦牧来到天庭,磨磨蹭蹭,混吃混喝了十多日,这才签了契约,黯然离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大喜,命人欢送牧天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离开天庭,昊天帝眼中凶光大作,唤来上宰大臣,道:“牧贼活着一日,朕便难以舒心,你去请太上皇,趁他在路上将他做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抬手重重斩下,恶狠狠道:“告诉太上皇,倘若杀不了他,便将他沉入祖庭玉京城的混沌河中,湮灭了他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道:“陛下为?#25105;?#26432;牧天尊?他已经降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朕信不过他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冷笑道:“就算他道心尽毁,隐居避世,朕也难以安心。只有死掉的牧天?#40489;?#26159;最好的牧天尊!太上皇杀不死他,但将他沉入混沌之中还是可以办到的,混沌长河倘若磨灭不了他,大不了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露出笑容,悠然道:“大不了牧天尊回到过去,做他的牧公子。只要不在这个宇宙,朕便安?#29287;恕!?br />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打个冷战,匆?#20381;?#21435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边,商平隐命造父天宫增发天币,用来购买各大诸天矿藏,?#27426;?#30719;藏价格却高得?#34892;?#20986;乎他的意?#24076;?#20182;迫不得已,只得继续增发更多的天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此举,却让天币有雪崩之势,天币的价值飞速贬值,短短两月,便掉了一半的价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看?#24187;?#30333;,焦头烂额,仔?#23500;?#24518;孟云归的术数算式方程,没有任何一?#30475;?#35823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去求教孟云归,又拉不下脸来,只得命人前去调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过一个月,天庭术数高手从各大诸天回来,道:“延康先我们一步动手,用天币买矿,将许多诸天的矿藏价格抬高!那些诸天的天币?#35946;模?#20877;加上天庭的天币涌进来,于是天币贬值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延康须得花掉积累的所有天币,才能让天币?#35946;模?#25512;高矿藏价格,让天币贬值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脑中轰然,双腿无力,跌坐在座位?#24076;?#31361;然站起身来,飞速道:“延康买矿,是多久之前的事情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五年前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些天庭术数高手答道:“从幽都之战过后,延?#24403;?#24320;?#21152;?#22825;币在各大诸天购买矿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皱眉,走来走去,喃喃道:“五年前,五年前……糟糕!那时也是牧天尊道心败?#25285;?#25171;算?#30563;担?#27492;事有诈!他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,静候天庭增发天币!快!去见陛下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飞速前往后宫,就在此时,路途中只见前往延康接受延康财富的诸多将领鼻青?#25345;?#30340;向凌霄殿冲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急忙拦下一人,那神将哭诉道:“延康根本不认牧天尊签的契约,把我们打了一顿赶了回来!那个叫凌天尊的说,她没签的,都是?#29616;劍?#25105;们吃亏了,这便禀告陛下,诛他延康九族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心烦意乱,突然,只见天庭中一座灵能对迁桥的光芒黯淡下来,原本漏?#32439;吹牧?#33021;对迁桥光流,渐渐消失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灵能对迁?#21734;?#20102;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平隐心中大乱,失声道:“快!快!修复那座灵能对迁桥……等一下,守护所有灵能对迁桥,提防延康破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天庭中又有一座灵能对迁桥的光流消失,接着是第二座、第三座,然后在一个呼吸之间,便有千百座灵能对迁桥暗淡下来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天庭所有?#29287;?#33021;对迁桥完全熄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庭静静的漂浮在祖庭上空,远离诸天万界,如同孤悬世外的孤岛,与诸天万界彻底失去联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K5国际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多宝六肖中特八码二肖中特 陕西十一选五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腾讯彩票福彩开奖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网球比分和淄博 三肖中特黄大仙许一刀 河南快赢481最近200期 4场进球2019004期 湖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大西洋线上娱乐 新疆25选7走势图 快三的手机软件 58w炸金花梭哈下载